全自动油炸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全自动油炸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你害我守身如玉-【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22:44:51 阅读: 来源:全自动油炸机厂家

“小浩子,你去给姐买点东西呗,家里没吃的了。”即使隔着电话,我仍听得出叶小宁在伪装可怜。

我大声说:“叶小宁,你大爷的,我这辈子是不是都得栽在你手里?”

我带着一股凛冽的风走进了她家,把一袋子食品扔在沙发上,发牢骚:“叶小宁,以后这种事你自己去搞定,咱能不能别总这么无敌?”她没拿出平日的伶牙俐齿来对付我,只是嘿嘿赔着笑脸,我知道她这屋里肯定有其他人。

果然,从厨房走出—个人!居然还是一个男人,一个叫李刚的男人。有没有天理,让我冒着刺骨寒风去买东西伺候这货?

“叶小宁,你不是这么急吧,把男人都领上门来了?早知道东西是给这厮准备的,打死我也不去买。”我顾不上纯爷们儿的风度,嘴里碎碎念。

“你好,你是小宁的发小吧,我是李刚,不是我爸是李刚的李刚,我是小宁的男朋友。”他幽默而绅士地伸出手,等待着我的回应。

我嘞个去,哥凭什么和你握手?可一看叶小宁软得化水的表情,我礼貌地握住了李刚的手。

“谢谢你啊,小浩子。要没事你先回去吧。”过河拆桥,卸磨杀驴,是叶小宁的一贯伎俩,我无比幽怨地瞪了她几眼,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她家。

叶小宁比我大一岁,我上幼儿园第一天哭得惊天动地,死拽着妈妈,就是不进幼儿园的大门。从旁边路过的叶小宁妈妈安慰我说:“小朋友不哭了,以后跟宁宁姐一起上学好不好?”我止了哭声,抽噎地看着这个漂亮的小姐姐。叶小宁却嘟着粉嘴,上下打量着我,拽拽地说:“鼻涕虫,恶心死了。哼!”一扭头走了。我第一天就见识了她的歹毒。可歹毒也是一种毒,我已经中毒太深。

初二那年,我们班里恋爱了几对,我找到叶小宁,认真地对她说:“叶小宁,咱俩也恋爱吧。”

叶小宁清澈的眼珠滴溜一转,说:“可是我太熟悉你了呀,譬如穿开裆裤,乱擤鼻涕,你对我没吸引力,怎么办?”

我吼道:“叶小宁,我鄙视你。”叶小宁淡定地嫣然一笑,哼着歌儿回了教室。

大学毕业后,我搞设计,她已经在企划界小有名气。可她再怎么优秀,我也认为是我们门当户对,她就是我碗里的菜。

可我知道,这是我给底气不足的自己上的一套自慰的菜。我不敢大义凛然地追叶小宁怕她会以各种理由拒绝。

这碗我笃定的菜,看了20年,却没有守住。李刚是富二代,怎么就看上了我的叶小宁,而叶小宁也屁颠屁颠地把恋爱谈得像模像样,经常向我嘚瑟。

“小浩子,我的初吻没了。”叶小宁貌似无辜实则得意地指着嘴唇告诉我。

我的心都要碎成渣了,那应该是留给我的。“他是尝够了重口味,玩起了小清新!”我警告她。

“小浩子,有你这么说话的吗?你信不信我再也不理你了。”叶小宁放出狠话。切,从小就用这招,不过,这招对我屡试不爽。

“叶小宁你真无耻,你也就有本事恐吓我,你知道我伤不起。我一心一意地爱着你,你是真看不出来吗?!”完了,话刚出口,我就死死地捂着嘴巴,准备逃走。自从初三那次告白失败后,我就得了告白恐惧症。

叶小宁一把拽住我,轻轻拿开我的手,吻了我。我应该立刻回吻的,可中途却换位思考人生去了。

她粲然一笑,说:“看到了吧,咱俩没感觉。我早说了,你和我不是一个频道的人,频率根本不合。”

“你丫的,你这带着可怜安慰的蜻蜓点水,算是吻吗?”我大胆地揽住她,狠狠地吻起来。

“叭”的一声,叶小宁的小手拍痛了我。“小浩子,咱俩完了。”她剜了我一眼,离开了我家。

我追了出去,却只看到一个背影。我不能在这个时候把她往李刚的怀里推,我得去观察敌情。

晚上,我再次去了她家,又看到了李刚的背影。我来到叶小宁家楼下,瞪大双眼看着窗口。

301医院乳腺癌免疫疗法

西宁较好的治白癜风医院

太原男人阳痿和早泄有关系吗

合肥牛皮癣在治疗哪个医院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