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自动油炸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全自动油炸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唐朝也有文抄公-【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2 10:26:34 阅读: 来源:全自动油炸机厂家

唐朝也有文抄公

文/吕贤明

无意中,将我发表的得意之作输入电脑中检索,发现发表不过二十天,就有人改头换面拿去发表了。回想自己灵感来时脸红心跳,构思时搜肠刮肚,等候时惴惴不安,见报时喜形于色,现在被人轻轻松松剽窃了。我给报社发邮件告发,石沉大海。我搜索到他的博客,狠狠奚落他,博主好脾气,没有对骂。我从网上看到:这种事多得要命,原作者咬牙切齿咒他们是文贼。其实这样的事古已有之。为了自己不做文贼,我将原文彻底翻译,并且声明下面故事著作权人是宋朝的李昉。

唐朝开成年间,李播以尚书比部郎中出任唐朝刺史(蕲州)。一天,一位自称姓李的举人求见,正逢李刺史病得不轻,只好由刺史的子弟代为接见。那时,作者文章没有报纸杂志发表,他们喜欢拿自己的诗文来拜访达官、名士、富户,当然希望得到达官抬举,名士吹捧,富户赞助。陈子昂是四川射洪人,刚来到人才济济的长安,默默无闻。一天东市有人卖天价胡琴,好些有钱有势的人怕买走眼,不敢接单。陈子昂用车拉来千枚一串的千串钱买下,轰动了长安。陈子昂的目的当然不是炫富,他对众人说,我住富阳里,并用手指了指住宅的方位,明天请各位来我家,各位有名人雅士朋友的,也一并请来,多多益善,我一律盛情招待。第二天,陈子昂大摆宴席,酒酣耳热之后,他把胡琴狠狠地摔碎在地,正当大家大惊失色之际,陈子昂拿出自己的诗文百轴给大家传阅,结果一夜成名。

可李播弟子见了诗卷,大有似曾相识之感,这不是李播写的吗?送走来客,弟子拿出诗文给李播看,李刺史也吃惊不小,说道,这是我应举人考试时做的,只是名字换了。

第二天,李刺史叫他儿子去请李秀才,儿子细细地追问:这诗卷真的是你自己作的吗?李秀才惊恐失色,说:这是我刻苦学习,苦思冥想写出来的,完全没有造假抄袭。刺史儿子接着又问:科举犹如千军万马过独木桥,这是我父亲准备冲独木桥时所作的,连纸张和笔迹都没变,我希望秀才讲实话。那秀才就突然改口说:先前我讲的都是谎话,这是二十年前我在长安城书店里花百钱买来的,没想到是您父亲大人李郎中的佳作。我实在羞愧难当。

儿子把这情形对刺史说了,刺史微微一笑,说:“这家伙真草包,真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看他穷困潦倒的样子,也怪可怜的。”吩咐留他在家,给伙食,就在书房吃吧。几天后,秀才要投靠别处,来辞行。李刺史又招呼赠绢绸作盘缠,还亲自接见他。见过刺史后,李秀才对这些天给自己的宽容和招待表示感谢,感谢完,又厚着脸向刺史要求,说我拿郎中的诗卷在江淮之间纵横二十年,刺史您如能将您保留的得意之作拿出来,送给我,我以后就会更吃得开了,到哪儿都衣食无忧了。李播说,我的那些诗作不过是科举的敲门砖,现在我官也做了,这些敲门砖也没有用了,就给你吧。李秀才毫无愧疚收下放在袖子里藏好。李播又关心地问:李秀才你这要往哪儿发展?李秀才说我马上去江陵去拜望我的表丈卢尚书。李播又问:你那贤表丈任什么职?李秀才回答说:荆南节度使。李播忍不住又问:那他叫什么?李秀才说:卢弘宜。李播拍手大笑:秀才,你又错了,荆门卢尚书,那是我的表丈。李秀才目瞪口呆,半天才缓过神来:正如郎中您所说的那样,我在外面说荆南节度使是我表丈,是我用来壮门面的。说完狼狈地向刺史告退,李刺史叹了口气,说世间做假能做到这个功夫,一时在蕲州传为笑谈。

能做到像李刺史那样包容大度的肯定是凤毛麟角。不过文人一般不好骂人的,就婉转称惯好拿别人文章据为己有的人叫文抄公。嘲讽他们:无创造之劳苦,有名利之收成。不过现在晋升职称,提拔重用动辄就要论文、专著,似乎工农兵学商人人都是韩愈再生,苏轼转世,不抄行吗?

北京301医院nk细胞怎么样

北联生物nk细胞

乳腺癌免疫疗法有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