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自动油炸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全自动油炸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从国际电信业最新动向看TDSCDMA的定位

发布时间:2021-01-21 03:56:32 阅读: 来源:全自动油炸机厂家

又到年末时,按照惯例应该好好总结今年的工作,以便来年能够更上一层楼。对于中国电信业来说,尽管2005年初以中国电信为代表的传统固网运营商旗帜鲜明地提出了战略转型,但转型是一项长期工程,不可能一蹴而就,各大运营商也只能基于现实,按部就班的度过了近年来最为平静的一年。尤其是,年底“3G牌照日益临近”前的沉默压抑得人们有点透不过气。“该来的,终就会来。”一拖再拖的我国3G牌照真的要来了,但面临的问题并没有因所谓的3G技术成熟而得到减缓。恰恰相反,我国整个电信业尤其是传统固网运营商的形势越来越严峻。审视国际电信业(尤其是传统固网运营、电信管制等)最新发展动向,应该对我国明年的3G布局有所启迪。 一、国际电信业发展动向 1.传统固网加速下滑,重组再成焦点 最近3个月,媒体相继传来了国际电信业的最新进展:9月中上旬,日本最大的电信运营商NTT传出重组消息,旨在通过加强NTT集团旗下各子公司之间的合作,使整个集团更好地应付快速变化的电信环境;9月底,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CC)发布“美国商用移动业务竞争分析年度报告”,郑重指出“美国移动通信已经全面超过固定”;10月底,FCC批准SBC/AT&T和Verizon/MCI两大长途与本地系列集团的合并;11月初,德国电信宣布重组员工结构计划,未来3年将裁员3.2万员工?? FCC在移动竞争分析年度报告中强调,美国移动电话用户数终于在2004年超过了固定,传统固网电话主线数已经从2001年的最高峰1.9亿下降到2004年底的1.76亿,移动电话用户数同期从1.28亿提高到了1.84亿。报告还着重分析了移动替代固定竞争的最新发展,如美国仅拥有移动电话的成年人占比从2004年上半年的4.4%增加到下半年的5.5%,2003年上半年这一比例只有2.8%。在年轻人(18~24岁)当中,大约14%的人不拥有固定电话,他们并不是根本不用固定电话,而是在做出使用电信业务的初期选择时,“移动是最爱”。移动对固定分流和替代的势头之猛,迫使美国传统固网运营商纷纷转移战略重心,集中精力开拓无线通信领域,其中一家固网运营商的老总甚至无奈地说:“我们已不再把自己看成电话公司了。” 众所周知,美国是全球传统固话最发达的国家,如果移动替代竞争攻破了这一堡垒,意味着传统固网时代已彻底结束,全球传统固网可能会因此“一泻千里”,顺势直下。NTT重组和德国电信裁员应该是应对传统固网颓势的又一举措。20世纪90年代后期,日本政府曾强制NTT分解成几家独立的业务子公司,母公司只拥有控股权,目的是削弱它的垄断地位,推进日本电信市场的自由化。然而,电信业的发展已今非昔比。根据相关报道,NTT最新重组将首先整合固定通信、互联网和系统集成等部门,消除集团内部门之间的交叉重叠和相互竞争。“否则,NTT集团将难以生存。”NTT的一位高管对此明确表述道。德国电信的裁员将主要来自固定网络部门T-Com,因为这一传统的核心业务已经走下坡路,而且竞争越来越激烈,不得不再次出击“固网自救”重拳。 2.政府管制纠偏,“拯救”电信业 美国FCC批准SBC/AT&T和Verizon/MCI合并,表明美国长市分割运营或强制运营商按专业分立运营终于画上了“休止符”。FCC包括美国司法部认为,批准这两起合并案的理由相当充分:一是它们合并后公众会受益匪浅,诸如网络整合和融合带来的高效率、新业务等;二是合并形成稳定、可靠的“美国公司”能够为政府提供更好的服务,有利于国家防卫和领土安全;三是合并还能发挥网络运营的规模经济性和范围经济性,大量节约成本,激励运营商从事研发,进而获益于整个国家和社会。上述理由着实耐人寻味。“AT&T在1984年被肢解”这一世界电信发展历史上的大事件至今仍让人记忆犹新。美国政府当初之所以通过法律将AT&T“一分为八”,形成AT&T长途和7家地区贝尔运营公司(RBOC),就是因为AT&T等主导运营商的“大一统”经营阻碍了竞争,损害了公众利益和国家利益。 美国电信业经历了最近20多年发展后,AT&T这一原本是全球电信业的楷模和巨无霸,如今竟然沦落到被曾经是自己儿子的地区贝尔运营公司SBC收购,这不能不说是AT&T的悲哀,也是美国电信业的悲哀,更是全球电信业的悲哀,因为世界上其他许多国家包括我国一直在学习美国,发展各自的电信业。“模范”倒下了,“从学者”该何去何从?美国电信业的反反复复也许可以调侃为“合久必分,分久必合”,但其他国家尤其是我国政府应该从中汲取教训。毕竟,AT&T巨星的最终陨落,其自身运营纵有千错万错,美国政府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以FCC为代表的美国政府最新批准两大系列集团的合并,应该是政府拯救电信业的纠偏措施吧。 二、我国3G该如何布局 世界电信业的未来在移动和宽带,而我国电信业明年的热点将是3G,我国3G牌照不久将会揭开神秘的面纱。我国3G之所以炙手可热,笔者分析主要有两大原因。其一,传统固网运营商包括中国电信和中国网通至今在缺乏移动经营许可的情况下几乎已经殚尽全力,使出浑身解数,抑制固网下滑,若再不发3G牌照,尽早进军移动通信市场,势必会面临企业收入出现负增长的“尴尬”。我国传统固网运营商渴望3G已经到了“望眼欲穿”的地步了。其二,3G中有三大国际标准,其中的TD-SCDMA又是以我国企业为主提出的,负有“民族自主创新”使命的我国政府和企业期待在第三代移动通信市场上“有所作为”,如今其网络虽已具备商用条件和单独组网能力,但也仅限于实验室层面,在网络商用和终端成熟度上还无法与其他两大国际标准相比,至少要晚两年。由此,尤其是第二个原因表明,TD-SCDMA的政府取向将直接影响到我国未来3G布局,进而决定我国移动通信市场未来能否实现健康而有效益的发展。 1.理性选择民族标准,切忌走向“民粹”主义 首先,应该客观把握自主创新。在我国电信业,几乎现有所有技术都是外来的,国内电信设备市场给外国人提供了数以亿计美元的收入和利润,但国人仍然深受外来高科技封锁和壁垒欺压的“痛楚”,所以国家在“十一五”规划建议中明确提出,未来应鼓励和提倡民族自主创新,依靠科技进步支持民族发展和国家振兴。然而,在现有条件下,不可能短期内就能够完全实现自主创新,自主创新如同电信业转型需要一个过程,而且非常艰辛,可能需要几代人的努力,如果在“十一五”期间能够取得实质性的进展就足以令人欣慰了。这应该也是国家“十一五”规划建议的初衷。 其次,应该客观认识TD-SCDMA。TD-CDMA在3G的无线网侧确实拥有国人的核心专利,但专利数所占比例也不超过10%,根本谈不上完全自主创新。更重要的是,如今还没有一张完整的TD-SCDMA商用网络,缺乏大规模商用检验,尽管在实验室通过了测试。可以毫不客气地说,TD-SCDMA仍需不断完善,包括单独组网的商用技术能力、网络系统和终端的产业化能力等仍存在明显不足,尤其是终端与网络系统的研发目前基本分立,即使网络能够提供多媒体等3G业务了,但最终用户由于缺乏相应终端,网络能力也就只能留在实验室。记得一位院士说得好,不要指望“一口吃个胖子,否则会消化不良”。在我国未来3G市场中,TD-SCDMA占有一定的市场份额就相当不错了,一些官员和厂家期待占据五分天下,甚至三分天下简直就是“痴人说梦”。在3G时代,我国制造商和运营商以及政府共同努力,边实践、边研发、边完善,韬光养晦,积累技术沉淀的“含金量”,在未来的4G或5G时代再与外来厂商一较高低才是明智选择。相反,如果一意孤行,强加政府所谓的“民族意志”,不顾市场和技术发展规律,导致我国电信业重蹈美国“覆辙”,让AT&T的悲剧在我国电信市场重演,应该是每一个稍有良知的中国人绝对不愿意看到的。何况,电信业已不同于往年,再过几年发展,政府可能连“纠偏”的机会都没有了。 2.群策群力,共同培育和发展民族标准 这里且不说,我国可能会发放几张3G许可证,考虑到移动通信发展现状、我国3G标准的地位以及民族自主创新的时代使命,我国未来3G市场应该会同时使用三大国际标准,关键是TD-SCDMA该如何定位,是由主导运营商分别领单共同培育,还是仅让某一家单独组建全国性网络,亦或两者兼顾?使用一句时髦的话,那就是谁有能力也应该为TD-SCDMA的网络买单? 目前有些政府官员私下表示,为了能够加快民族标准的发展,充分发扬“自主创新”,应该鼓励由某一家运营商独立组建全国性的TD-SCDMA网络。暂不论TD-SCDMA的产业化和商业化的能力能否满足市场需求,问题是该由哪家运营商承担这一“时代使命”?让传统固网运营商,还是现有移动运营商?笔者分析认为,无论是谁都难以独立担负起这一时代重任。 其一,传统固网运营商的日子已经异常艰难,而根据上述国际电信业实践及启示,未来业务收入下滑的速度还会加速,只能期待通过成熟的3G技术标准和网络力挽狂澜了。打一个不太恰当的比喻,如果强行让传统固网运营商赌博独立组建全国性TD-SCDMA网络的话,那么这无异于“黄鼠狼拖病鸡”。即使先给固网运营商发放TD-SCDMA,也是“掩耳盗铃”,因为传统固网运营商建设运营新兴网络至少需要2年的准备期,现有移动运营商利用既有资源建成3G网络至少要比固网运营商少花1年到1年半时间,而现有移动运营商获得3G许可的时间不可能再晚1年以上(否则将彻底错过3G发展期)。因此,让固网运营商独立组网发展的结果只能是两败俱伤,TD-SCDMA发展不起来,同时还打造了中国版“AT&T”。 其二,让现有移动运营商独立组网的可行性也不大。因为中国联通已经苦于两张网络(GSM/CDMA)形成的左右手之争,如果再独立组建一张TD-SCDMA,后果不堪设想。而如果让中国移动独立组网,尽管在资金投入上可能不存在问题,但未来可能也会陷于两张网络的相互争夺。更主要的是,中国移动既已形成的霸主地位可能会被彻底动摇。我国电信市场上的这一面旗帜千万不能倒下,如今的电信市场确实已不能再“折腾”了。 当然,笔者在此并无意说“TD-SCDMA是瘟疫,谁粘了谁倒霉”。相反,我国电信界包括政府、制造商和运营商,甚至最终用户应该齐心协力,响应政府号召,切实支持TD-SCDMA的发展,让我国电信业在技术自主创新上迈出实质性的步伐。争议的焦点是支持的方式如何选择。既然在现有发展条件下,TD-SCDMA不宜独立组建全国性的网络,那么还不如采取目前政府推进普遍服务的方式,让主导电信运营商共同出力,“分片包干”,分别领单支持TD-SCDMA的发展。如果是这样,前提条件就简化了许多,政府只要在新一轮产业洗牌甚至重组中,主动创造条件,确保所有主导运营商通过自身努力都能实现健康、有效发展。 总之,政府是不可能为TD-SCDMA网络发展买单的,而运营商独立买单的能力严重欠缺,尤其是传统固网运营商已“自身难保”,根本就无力独立买单。让所有主导运营商都来伸出援助之手,并与政府、制造商共同努力,培育和发展3G民族标准,应该是理性而又切实可行的选择。

神行九歌手游

暖暖小镇破解版

无限格斗官方版

南方双彩手机版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