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自动油炸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全自动油炸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十年投诉裕华隆为何屡查屡犯却屹立不倒图

发布时间:2020-03-04 16:10:52 阅读: 来源:全自动油炸机厂家

一江之隔,十年投诉,裕华隆为何屡查屡犯却屹立不倒?

三问废气根治难

羊城晚报记者

一江之隔,十年投诉,废气难治,根源何在? 十多年的折腾令人深思为何一个小厂屡查屡犯却能始终屹立不倒? 个案背后,藏着多少打不破的行政壁垒? 有广东省人大代表指出,应该把群众满意不满意作为衡量的标准。

一问:多年投诉为何屡查屡犯?

说起裕华隆,无论佛山的环保部门还是佛山市汾江河(佛山水道)综合整治指挥部办公室(以下统称汾治办)都比较熟悉。除了村民多年投诉外,2003 和2008 年, 有关部门曾两度对它进行查处,2010 年,该厂也曾列入汾江河整治的名单。在有关部门眼中,整治过应该就算过关,但如果存在偷排偷放或者在燃料方面以次充好,却似乎难以监控。

广东省人大代表、佛山科学技术学院理学院化学与化工系主任陈忻是污染治理专家,她分析,群众反复投诉却依然扳不倒一间小厂, 主要是因为大气监测的难度大,废气排放流动性大,采样困难。偷排当时可能有味道,等有关部门来到后,味道散了,难以查处。

陈忻建议环保部门对群众投诉强烈的工厂,在排污口实行24 小时在线监测,终端在环保部门, 一有超标随时报警,在技术上完全可行。同时也应敦促企业积极进行技术升级改造,这才符合广东产业升级转型的要求。

裕华隆个案,令人不禁要问:还有多少反复投诉却无法解决的污染黑点?

二问:有多少打不破的行政壁垒?

裕华隆位于禅城上塱工业区,周边没有多少民宅;而一河之隔的寨边村,则位于南海罗村的居民区。禅城区没有收到本区居民的投诉; 而受害的南海区没有查处的权利, 这中间有多少打不破的行政壁垒?

多位人大代表建议,治污问题,在属地管理的同时,要建立联动机制。对于跨区域的投诉以及执法,广东省人大代表吴青建议,如果区一级环保部门无法协调的话, 可以通过上一级去协调。禅城区环保局相关负责人也认为, 跨区域环境联合执法机制可以防止部门间相互推诿,保证所有的执法公开透明。

佛山两区间已存在行政壁垒,更谈何"广佛同城"? 省人大代表如是说。

也许, 寨边村村民的遭遇只是一个缩影,但城乡接合部、广佛交界处是问题高发区,行政区划带来的管理难题还有多长的路要走?

三问:达标的就是合理的?

省人大代表、污染治理专家陈忻表示,以她的经验来判断,如果异味严重到影响周边居民生活,排放肯定不达标。退一万步讲,达标的排放, 是否就意味着合理的排放? 很多业内人士表示异议,如今年以来的PM2.5 监控, 就证明了空气监测标准也应与时俱进。

有环保部门监测人员表示,企业达标的标准是按工业区的标准, 和居民区大气质量的标准是不同的两个概念。广东省人大代表、律师吴青表示,假如废气的排放经检测是达标的,可居民群众反映还是很强烈,觉得达标的废气还是难以让人忍受、很不舒适,那么环保部门就要反思,这些检测和监控的标准是否适合,是否定得过低,然后再根据实际情况进行调整。

本报连续曝光,环保部门跟进监测,厂房设备检修但对面寨边村依然投诉不断

裕华隆再放异味 村民吁实时监测

羊城晚报讯 记者张闻报道:接连两日,羊城晚报对佛山禅城张槎裕华隆工厂排放废气导致一河之隔的村民终日戴口罩一事进行连续报道, 引起有关部门重视(详见3 月27 日、28 日《羊城晚报》A1 版)。

今天下午对面的厂又排废气,还是有一股气味飘过来。28 日下午3 时,一位寨边村村民再次打电话给记者,称裕华隆再次开工并排放废气。接到举报,记者立刻通知佛山市环保局工作人员一同前去监测。

28 日下午4 时44 分, 记者一行再次来到裕华隆工厂,只见27 日自称设备检修的这家工厂已重新开始运转,车间内,工人不断转动着布匹,让其进入机器进行定型操作,机器上方有通风管,通风管与烟囱相连,记者看到,烟囱不时冒出白烟。记者走近车间时闻到有一股机器开动的味道,但没闻到特别刺鼻的气味。

稽查队员让工人在工厂的烟囱上钻孔, 利用仪器收集烟囱内的气体进行检测。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检测结果不大可能当天出炉,或许是机器开动时会产生一些异味,如果是这样就比较正常,只是开机时那几分钟有异味,工作人员向村民和记者解释。

记者随即打电话给寨边村数位村民, 一位村民称:绝对不是开机时产生的异味, 有时候味道能持续1-2 个小时。这位村民表示,下午3 时他们就闻到了那股刺鼻的味道,主要是一吹南风气味就飘过来,(我们)站都站不住。

下午5 时50 分,监测结束,稽查人员和记者商议, 过些日子再去寨边村检查。

有村民说:一般晚上气味最重了, 环保局能不能放一个仪器在我们村进行实时监测? 听到记者要带稽查人员到村里查看情况,他们村人几乎都聚集起来了。经过协商,他们同意稽查队过些日子再来。

19 时38 分, 有村民又打电话给记者,现在村里的小卖部, 人们坐在那里又要戴上口罩了,他提议,希望他们下次向记者爆料时, 稽查队员能短时间内就赶过来,以免走漏消息。

稽查队员对此表示:我们可以晚上赶过去。他推测,晚上气味比较重,或许是因为气压较低,空气不易扩散,而且人们大多下班回家, 受害人群更多。他表示, 他们在工厂的抽样结果将在第二天出炉。

记者手记

古村落之痛

有600 多年历史的佛山南海寨边村,曾在媒体主办的南海最美乡村评选中进入候选名单。

这是条典型的岭南水乡村落。汾江河畔,微风熏醉,绿榕古祠,粤曲回旋。这里也是远近闻名的武术之乡, 重大节日村中都有武术表演。

然而,这里的村民多年饱受废水、废气污染之苦。在这里,村民要打湿口罩才能抵御异味,夏天傍晚不敢带婴孩出门纳凉,甚至被臭味所逼不得不借住亲戚家废气排放监测是难题,在取证不易的情况下,面对村民的投诉,有关检查要不就走过场,要么就不了了之。村民号呼奔走十余年,辗转于各区各部门,困境略有改善,郁闷却不知何时终结。有关部门真能袖手?

在工业化与城市化围攻下, 寨边村的窘迫, 是珠三角古村落的一份生存样本, 它尖锐地折射出老百姓对产业转型升级、淘汰落后产能的渴盼。

(羊城晚报记者)

早前报道

佛山环保部门突击检查裕华隆

佛山一工厂十余年喷废气 隔河村民戴口罩睡觉来源羊城晚报)

北京制做西装

日照工服制作

太原西服制作

济宁西装订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