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自动油炸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全自动油炸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牛文文什么时候中国才能出现第二个马云

发布时间:2020-02-11 04:52:15 阅读: 来源:全自动油炸机厂家

未来10年、30年,企业家能够成就多大的梦想,这是一个最大的疑问。此前,马云是少数几个有大梦想、能布局大梦想,也应该有机会成就大梦想的一个人。我在创办《创业家》杂志的过程中经常会问自己,问别人,甚至和吴晓波打赌:什么时候,中国才能出现第二个马云?3年?5年?还是不可能出现了?我是比较谨慎、偏悲观的。我不断地重复这样的观点——现在已经不是一个创业者可以有大梦想的时代了。

当我认定这样的观点时,马云为什么会出现,这个问题值得我们深思。

我的答案是,除了个人禀赋之外,马云的出现是有特殊的背景的。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是中国经济从传统产业向新经济产业过渡的转型期,表现出来3 种趋势:1.中国经济存量资本化;2.网络化;3.企业年轻化、中小化。而在这之前很长一段时间,中国的企业界是实业至上。马云出来创业时,联想、海尔、美的、万科,这些公司正在从100亿到300亿规模迈进。也就是说,中国制造业已经出现了大公司。而中小制造企业的创业潮流方兴未艾。中国即将加入 WTO,全世界正要向中国打开一扇巨大的门。

这么一个当口,马云从做中国黄页开始,到阿里巴巴(B2B),再到淘宝支付宝,他的核心商业哲学和思路是帮助中国的中小制造业,让它们能够有一个高效率、低价格且广泛的平台来做生意。

机会是公平的。由于历史原因,大公司的证券化、资本化程度并不高,像联想海尔这样的大公司还没有大资本来支持它去构建更大的格局。同时,它们也没有意识到用互联网的方式做一个平台,让那么多中小企业主在自己身上成长做企业。所以,马云出现有3个重要前提:全球化趋势、资本化工具、互联网平台。将互联网跟中国制造整体上结合起来,马云是第一人,可能也是惟一的一个人。从他出现的背景看,这是空前的。他之前的企业家没有这样的机会。

可以说,马云是整个中国制造业30年存量的一个升级版。怎么讲?中国制造的活力不在500强企业,而是新兴的千百万家中小企业。它们要升级,它们要降低中间成本。而马云做的恰好是一个非常高效的互联网平台,是将千千万万的制造者创业者和十几亿的消费者打通的平台。

他的梦想,一方面融合了中国制造30年的精华,同时也汲取了美式商业模式、资本工具、网络化工具的营养。

马云做的不是中国生意,也不是美国生意,而是所谓“中美国”(Chimerica)生意,他是 “中美国”的一个最大受益者。“中美国”当然也给海尔、联想这样的企业带来了机会,但是从今天看,这种机会可能变成负资产。和它们不同的是,马云的阿里巴巴本身是中小企业,客户也是中小企业,所以马云在全世界并不受排斥。他是美式商业哲学的胜利者。马云的梦想必须要靠钱来堆的。几轮融资,马云用的是美式 VC钱——一个生意即使看不到收入和利润,只要这个创业家有商业模式有梦想,VC就敢给他钱。他吸取了美式商业哲学的两种营养:一是具有冒险精神VC营养;二是电子商务、互联网的营养。两者缺一不可。

今天,中美两国要和谐的话,在大公司层面上很难。我说的“和谐”是中国梦和美国梦的和谐。事实上,中国梦和美国梦从来不是大人物的梦,都是小人物的。美国梦的核心是说,一个美国人不管来自于哪里,只要他有梦想,有生之年就可能成功。中国梦的核心是说,不管你从哪出发,邓小平开创了这个时代,提供了机会,只要你勇于冒险,为自己的梦想可以付出一切代价,在你的有生之年也可能成功。

实际上,马云是把这两个梦想打通了。美国人并不排斥马云。从每年的阿里巴巴网商大会看,邀请的嘉宾中,美国人越来越多,不是政界商界明星,就是娱乐和体育明星。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其实是马云很有心地在获取更多的美国梦载体——美国的政治家、美国的企业家、美国的资本、美国的娱乐明星,他们都可以并愿意帮助马云。虽然马云的生意在美国并不大,但JACK MA在美国却有很强的影响力。他的商业思维与路径是与美式哲学契合的:第一,风险投资允许你来冒险;第二,互联网是一个重要的东西;第三,美国是可以让一个小人物成就大事业的。

今天的马云在中美两国有很大的影响力,在年轻人之间,在各级政府之间,中小企业和大企业中间,资本和实业中间都成了一个新的符号。他已经超过了第一代企业家们,而且他正在影响第二代、第三代,甚至是第四代的创业人群。这个是空前的,我不敢说是绝后的,但是也很难有人再有这样的大梦想、大手笔、大格局。

去年是阿里巴巴十周年,马云讲了他下一个10年的目标:第一,阿里巴巴要成为全球1000万家中小企业生存发展的平台;第二,为全球1亿人提供就业机会;第三,为全球10亿人提供物美价廉的消费平台。我那天正好和很多企业家坐在一起,大家私下里开玩笑,马云这个梦想都不是中国梦美国梦了,是宇宙梦。也有人说,等到20周年的时候,他都可能不在地球上开庆祝会了,他要到太空里去开了。有人甚至开玩笑说,假如马云有机会参与美国总统选举,他都可能当选。在空阔的杭州黄龙体育场,我有这样的感觉,他不光是在跟台下上万人对话,他好像在跟黄龙体育场上空的神在对话。他的梦想没有边界,他构建的不只是人间的梦想。那一刻,他真像是一个ET,一个外星人丢在地球的ET。这么一个大梦想,马云下一步的考验和挑战在哪里呢?他是否真的能把这个梦想实现得了呢?

今天,从阿里巴巴上市到淘宝网,再到支付宝等等,我们隐约可以看到大阿里巴巴或者马云帝国的雏形。仔细想想,这个帝国一般人都看不到边界。近两年,我能感受到马云在成就这个梦想路途中的压力。他的梦想穿越了制造业、金融业、互联网业,他甚至穿越了商业和社会的边界。

当你的梦想大到无法想象的时候,必然会触动另外一个边界,会成一个虚拟商业帝国的立法者、执法者。所以,前段时间马云跟我讲,将来阿里巴巴需要的是一些心理学家、法学家,社会学家。为什么?阿里巴巴实际上已经是一个微型的虚拟的人类社会。马云意识到,大阿里巴巴需要一套庞大的安全保障体系,也就是立法执法体系。当你需要这些时,你已经不只是一个企业家了。

而实际上,今天中国社会还没有这样的基础设施和法律规范,他必须自造自立。这就是马云最大的挑战——如果虚拟世界与现实发生巨大的冲突,社会怎么看,政府怎么看。当支付宝生意大过某一家国有商业银行的时候,政府怎么看?当他的淘宝网会跟上千万网商发生关联,并且1000万网商因为规则的改变闹事的时候,政府怎么看?这些事已经超越了他现在所能凝聚的商业力量。

我觉得马云就像电影《盗梦空间》里的造梦师一样。到最后,造梦师自己也分不清自己是在现实还是虚拟的世界了,也不知道已经造了第几层了。马云也在造一个大梦想,造一层再造一层,当最后一层没造好的时候所有的一切都等于没造。这是难题。更难的是,最后一层是什么呢?可能只有他自己知道,也可能他自己都不知道。

深圳注册公司企业注册

注册公司多少钱

广州筹划税务机构